首页新闻中心台湾岛内政经正文

民进党再以政治力介入法院

   2014年太阳花学运时,台北市警局依法驱离占领“行政院”的学生,但台北地方法院30日判决台北市警局败诉,因“执法过当”要赔偿前台联党“立委”周倪安等14人111万多元(新台币,下同)。值此当刻传出这样的消息,除了让外人联想到“难道法院是民进党开的?”之外,更看出政治力斧凿之深。

   提告的学运分子及其律师团对判决大表肯定,更引香港作对比,认为此时这一判决 “格外有意义”。有此言论,令人咋舌。

   此时此刻,不仅是2020“大选”将届,民进党更有借机炒作香港动乱,以及营造芒果干(亡国感)之嫌疑。香港的群众事件已闹了大半年了,香港警力为了社会秩序,大多强力执法,却被民进党形容成向人民施暴,如今又把昔日台湾学运来与今日香港做比,其炒作议题的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

   但这项操弄判决也是有后遗症的,各界都在问,对基层警察以执法过当开罚,已让警察士气低落。出身警界的新北市长侯友宜在第一时间就表态,要给基层严正执法空间,这是捍卫司法正义的重要防线。警方第一线执法有一定标准与程序,呼吁政治不要干预司法,影响到第一线严正执法的态度。

   当然,民进党也不是完全没有顾忌的,台“内政部长”徐国勇为免基层警力反弹,在隔天就召开记者会假惺惺的表示“尊重司法”,但“人民和机关都有上诉的权利”,若北市警决定提出上诉,“警政署”将全力支持。徐国勇更在记者会上抢先帮“警政署长”陈家钦发言,法治社会,尊重法院判决及司法独立,但无论是人民和机关都有上诉的权利,台北市警局若决定上诉, “我尊重他们的权利,署长在这里,我相信他也会全力支持”。

   民进党的立论依据总是充满矛盾,与其事后说支持警察上诉,为什么又要做出基层警察 “执法过当”的败诉判决呢?这种刻意判赔又再摸头安抚的的手段,难道不是需要炒作昔日学运事件来营造 “芒果干”之企图,但又觉得对基层警察有愧,只好惺惺作态支持警察上诉。

   而当初也搭上太阳花学运顺风车而当选台北市长的柯文哲,也不改其两面讨好的手法。 “太阳花学运应定义为历史事件,不完全是司法事件,尊重判决,但也要顾及基层警察士气。”试问柯文哲,不是司法事件,就是政治事件吗?你尊重判决,难道基层警察真的有错吗?你说要顾及基层警察士气,所以是判决不合理吗?柯文哲投机取巧、油滑、多面讨好的立场,再度一览无遗。

   最终柯文哲说,警察是奉令执行任务,出了问题,不该全部由基层警察承担, “到底是谁下令的,还是要另外处理”。绕了一圈,原来柯文哲也不敢得罪基层警察,但毕竟自己是太阳花学运动得利者,又不好说占据公署的学生们有罪,只好采迂回战术,把矛头指向 “下令高层”要负责,但谁是 “下令高层”呢?

   何谓叫 “执法过当”,这个定义过度自由心证了。民进党等既得利益者,当然觉得学生有理,占领公署并破坏公物无罪;但对当年的基层执法警察而言,这些学生占据公署,还到处砸损破坏公物,与暴民无异,难道不该驱离或拘捕。如此判决严重打击基层警察士气,未来执法恐怕更难以拿捏执法分寸。

   事实上,民进党的标准永远随着在野或执政而有所变动,因太阳花学运取得政权后,民进党又意识到警察严格执法的重要性,从“行政院长”到“内政部长”都带头喊要强势执法,“内政部”还想修袭警罪,今昔对照,态度大相径庭。

   而徐国勇在被问及本次判决结果是否会对警方日后执法造成顾忌?徐国勇立即扯开话题说,这种说法就好像 “曾经发生过车祸,以后就都不要开车了,并不合理。”显然,民进党当局对于群众意见也是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对异议人士的抗议打压绝不手软,这点从前几年军公教上街抗议退休金遭砍,却面临无情的蛇笼与拒马挡之门外,就可见一斑。

   另外,针对国民党批评判决结果是打击警察士气,徐国勇也不甘示弱回击,当时的领导人是马英九,“行政院长”是江宜桦,若说会打击警察士气,也是马时期的事情,是马时期造成的。警方依法治执法,岂会因政党轮替而有所改变,讲出这种话的人,无疑也承认,本次基层警察一审败诉判赔民众111万余元,就是一种政治操作。(作者系台湾资深媒体人 华夏经纬网特约评论人)

相关阅读

精彩推荐

今日热点